那些陶醉我的日子°

你可知這些冷暖無關風月,我渴得不行,說不出話,盡管每天的日子過得無比扎實,當然這局限在白日6點之前。右邊窗外5米處二樓,我每晚都很期待能拉開窗簾。房間斜上方的空調洞被我塞了棉花,自前天以及大前天飛進小飛蛾後,我每晚都會做些奇怪的夢。牛奶居然餿了,滿嘴都是。空調的定時失效後,我一直在心疼那幾度電。周圍的未曾謀面的訪客總是開著小毛驢坐著迅雷在裸奔,這叫我十分沮喪。我說水怎麼還沒開呢,原來我沒按開關。其實,我想說,我想搬家了。



我有一张大脸。他很哀伤。


排排坐,吃果果。


我们长得都很酷。


我是擎天柱。我是霸天虎。


其实是30度角仰望。


伟大的景深,看出来了咩


火星人登陆月球。

以下放松黑白配:

攝于寢室。

  • 這數量級…

    • 那段時間我在找感覺~

  • chou.

    清香型白酒。噗哈哈。

    • 姑娘您想嘗嘗麼?

    • chou.

      我又不是沒嘗過
      你 太 看 不 起 我 了

    • 好吧我錯了

  • 快点找回还债的感觉

    • 是你的,跑不了的,公主大叔

  • Poppy

    怎么我就做不出来这种效果.我日

    • 这个是你的本尊么?Poppy。
      既然你诚心要问,那么我就大慈大悲的告诉你,我是跨越银河的反派人物(…省略数字…)喵喵~

    • Poppy

      少来,你猜不出来我是谁的!哇哈哈哈哈哈哈““`

      咩““““““““““““

  • JAY

    这个应该只有醉,没有陶吧……

    • 呃,一般都是一邊陶然後一邊醉的。

  • 廿。

    二锅头要喝大瓶的。

  • @廿。: 大瓶的能装进口袋么?

  • It is good informat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