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Scientist

办证刻章

许多年前的时候,我疯狂的爱上了某个姑娘,你知道,这样不好,正如许多年后的现在,我对自己说,那样不好。这样不好那样不好,所以我总是很困惑。最近又开始下雪了,几年前的疯狂出走也是在这么一个下雪的季节。那时候我还在念高中,整个冬季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爬上图书馆的顶楼,发呆。你知道,这样不好。怎么能如此般颓废。于是,我遇见了姑娘M。多年后的姑娘M从高丽国回来,据说多了几个游泳圈的肉,这些我都已经不再在意。经过的这些那些无数个奇妙的梦,最终都会醒来,哪怕不愿醒,也会有人叫你出来,那叫现实。小P同学去了日本之后,还呆在国内的我们仨似乎也很少碰面,畅想着几年后的重逢会是怎样一副情景。当然,闪闪发光是必须的。每个人都在自个儿的轨迹里打转着,无从知晓会在哪里停止转动,只是生活并没有出太多的差错,那么一切便都是充满希望的。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名科学家,那样就能在奇怪的实验室里做着奇怪的实验,改变这个奇怪的世界。长大后的理想是做一名设计师,那样就能在奇怪的线条里拼凑着奇怪的图形,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喷洒。后来,我开始在奇怪的程序里写着奇怪的代码,虽然最终没有成为科学家没有成为设计师,但是却还在努力想改变这个世界。世界真累,每天都会有很多奇怪的人幻想着去改变他,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被改变过。打了个冷颤,外面已经不再下雪。我家里的空调不会制热,因为它是二手的。

数不清梦的无数个夜晚,有时候难过极了。真的。

  • 神秘的小P

    群裡也很冷靜 我想我們現在都不是很願意談起自己的現狀 至少我非常不願意 我每天想著重聚的樣子 以至於我戒煙也戒得相當扭捏 現在很多的事情 比起以前 都是些屎尿

  • 文字写的很好,好久没来了。

  • 圣诞节呀,祝圣诞快乐,嘻嘻

  • 每个人都在自个儿的轨迹里打转着,无从知晓会在哪里停止转动
    写的很好啊,又让我想起“老男孩”歌词了 🙁

  • 千叶

    很久么来了,因为很多渠道可以看到你的更新。 :roll:

  • 听完歌,我再走,歌曲好熟悉啊

    酷玩的?

  • 我也喜欢这首歌,喜欢这种调调的文章,it’s tell nothing but i can feel anything.